主题: 王林与弟子邹勇上演4年无间道 均声称要搞死对方

  • 魅力宁都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9983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5-7-20 9:57:57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宁都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今年五月初六,王林在深圳过生日现场。萍乡市网友供图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7月9日中午,邹勇在这里被两名男子绑架。新京报记者周清树摄


7月9日上午11点50分左右,邹勇在江西萍乡客车厂宿舍小区被两名男子带走,目击者称,邹勇“戴着手铐。”

7月16日,江西警方通报,邹勇被绑架并遭杀害此案嫌疑人包括“大师”王林在内等4人。

江西萍乡两个“最著名”的民间人士的争斗,以这样一种方式告终。

2011年,这对曾经关系密切的师徒反目,开始了长达4年的争斗。这背后,是一个两人互相欺骗、利用,掺杂着暴力的金钱江湖。

绑架

7月9日,邹勇被绑架当天,他到萍乡一家按摩店按摩。今年初,邹勇的后背和脸上长了湿疹,经人介绍,他到这家会所治疗。

9日上午7点55分,邹勇走进按摩店。按摩店老板娘李丽(化名)注意到邹勇穿了一件白绿条纹的商务短袖,邹勇称衣服是过生日朋友送的。3天前的7月6日,邹勇刚过完46岁的生日。

这是邹勇第50次来按摩。“邹勇最近几乎每天都来这里放松,从来不谈生意。”李丽说,邹勇向她提过,外面有人要“搞死”他。

11点50分,邹勇下楼,走向停在门口的黑色卡宴车。与此同时,几位小区居民看到,两个男子走向邹勇,简单交谈后,两人给邹戴上手铐,将其塞进一辆黑色雷克萨斯越野车的后座。“整个过程不到1分钟,邹勇并没有反抗。”

邹的朋友推测,邹之所以没有反抗,可能是那两个人谎称自己是警察。

目击者还注意到,车子走得很匆忙,邹勇的脚甚至没有完全塞进车内。

约5分钟后,目击者把邹勇被绑架一事告诉了李丽,李丽拨打邹勇电话,已无法接通。

萍乡一位警察透露,警方通过技侦手段找到绑架邹勇的两名犯罪嫌疑人——刘峰(浙江温州人)和朱礼通(江西上饶人)。审讯后,在鄱阳湖发现邹勇尸体。警方提取了邹勇小儿子的唾液,通过比对DNA,确认邹勇死亡。

警方进一步了解到,黄钰刚(广东深圳人)及“气功大师”王林(香港居民)也涉及此案。

“形同父子”

出生于1969年7月的邹勇,现为江西天宇燃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,拥有江西省人大代表、全国劳动模范等8个头衔和荣誉称号。

邹勇出身贫苦,他姐姐邹敏介绍,邹勇12岁丧母,13岁辍学谋生。曾在建筑工地上做过“小工”,当过个体货运司机。

邹勇的人生转折在1996年前后,他承包了一个煤炭采购供应站,开始做煤炭生意。上世纪90年代,各地火电厂用煤量大增,煤炭价格高涨,成为暴利行业。江西萍乡煤炭资源丰富,素有江南“百年煤城”之称。

2000年,邹勇创办了天宇集团的前身——萍乡市天宇燃料有限公司,开始从个体户转向公司化运作。此时,邹勇在萍乡已小有名气。

上世纪90年代,出狱后的王林回到家乡芦溪县,很快以“空盆来蛇”、“纸灰复原”、“徒手断钢筋”等绝活,成为“气功大师”。2000年前后,王林已经名满全国。

2002年,经萍乡市公安局一车管所所长姚波引荐,邹勇在萍乡宴请王林。

邹勇的多位好友介绍,邹自幼痴迷武功,并练习气功。“有一次,邹勇脱了上衣,说要排排毒,他发功后很快就出汗。”

邹勇的朋友说,邹勇跟王林学习气功,“更多是想利用王林的政商关系做生意而王林,看上了邹勇的钱。”

2002年至2011年间,是邹勇和王林的“蜜月期”,邹勇的朋友说,两人“关系好得如同父子” 。

跟随王林多年的司机说,除了大量现金、黄金,邹勇在此期间还送了王林两辆车,其中一辆劳斯莱斯的车牌号为赣J90009,邹勇自己的车牌为赣J90001。“9比1大,意喻王林是老大,邹勇愿永远追随。”

邹勇也从王林处获得了实惠,2006年他通过王林结识了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,要到了一个铁道旁待拆的货场,还拿到了几条货运线。

欺骗与决裂

2009年底,正式举行拜师仪式后,王林教邹勇练习气功:打坐、用小板凳拍前胸后背等。

2011年9月前后,邹勇与前妻离婚。与此同时,邹勇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。

邹勇公司一位高层说,2011年,公司主营生意——赣西电煤项目建设完成后仅试运营了一段时间后便开始停滞。

“当时,煤炭行情急转直下,中国煤炭市场的黄金期结束了。”邹勇的朋友、做煤炭生意的王森说。

邹勇公司的上述高层称,去年邹勇开始还不上银行贷款。去年底,有单位来到邹勇的公司,评估公司资产。

7月17日,新京报记者来到江西赣西电煤储运有限公司。这里如今一片冷清,贴在门口的告示显示,公司拖欠员工的工资和社保。

也正是在2011年,王林和邹勇的关系决裂。“(气功)练习了两年,根本没有用。”邹勇向他的朋友抱怨。

王林曾称,2008年10月,他帮邹勇在深圳怡景花园购别墅一套,此后经邹勇委托授权,他帮邹勇把这套别墅扩建重修,共花费1700多万。2011年,王林希望邹勇还钱遭拒。

事实上,二人之间的互相欺骗一直未曾中断。

2010年底,王林卖给了邹勇100箱(12瓶/箱)假茅台酒,2011年初,再次卖给邹勇400箱假茅台酒,邹勇花费近2000万。

邹勇的多年好友说,2011年,因邹勇急需现金,将深圳别墅的房产证押在王林处,借了1000万元。当天,王林转账给邹勇。但后来,邹勇把房产本挂失并重新补办了房产证。

邹勇与王林之间还有“香港房产纠纷案”等案件,但这些案件要么等待重审、要么王林胜诉后又撤诉,没有一件有明确判决。

“搞死”对方

两人的案件久拖不决,从2012年11月起,王林向全国人大常委会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等机构写信或上访,实名举报邹勇,称邹勇涉黑及涉及权钱交易。

2013年开始,邹勇开始频繁接受媒体采访,“大师”王林名声扫地,远走他乡。

跟随王林十几年的陈伟(化名)说,2013年后,他劝说王林不要再与邹勇争斗。但王林发了脾气,“你懂个屁,我搞死邹勇,就像踩死一只蚂蚁。”

熟悉王林的一位萍乡商人称,对于王林来说,他最享受在家乡芦溪县被追捧的感觉,“但媒体报道后,他有家不能回,在家乡颜面丢尽,你说他恨不恨邹勇?”

2013年被媒体集中报道后,王林主要生活在深圳和香港。两年来,他只在去年6月和12月回过两次萍乡。

去年12月,追随王林十多年的凌志(化名)曾促成王、邹二人的和解。去年12月5日,在凌志的运作下,邹勇、王林和一位中间人在王林芦溪县的家中见面,王林口头答应12月10日付款3500万元给邹勇。双方和解。

但12月10日,邹勇到王林家,王林反悔,未让邹勇进门。

当天,邹勇带着近百名员工围堵王林在芦溪县的“王府”讨钱。12日,王林“逃走”。

冲突持续升级。凌志说,去年春节前几天,邹勇到王林位于深圳的别墅讨钱,遭暴打。“被打之后,邹勇说一定要出这口气,搞死王林,争个面子王林也说,要搞死邹勇。”

今年5月29日,邹勇带人在王林位于深圳的家门口“晃悠”。

后期,二人之间的争斗像一出现实版的“无间道”。邹勇被绑架、杀害后,他的朋友向媒体提供了一份王林今年1月写的“承诺书”。“承诺书”称,王林愿以百万和五百万酬谢令邹勇被逮捕和判死刑者。

新京报记者从多个信源了解到,这份承诺书是邹勇安插在王林身边的眼线拍照后发给邹勇的。

邹勇的朋友也怀疑王林在邹勇身边安插了眼线。他们分析,邹勇失踪的小区地处偏僻,“即使去过一次也很难准确找到,更没有几个人知道邹勇在那里按摩。”

7月9日上午,邹勇做完按摩走出房间,他向李丽告别,“我明天出趟差,近期不会来按摩了。”

□新京报记者 周清树 实习生张笛扬 江西萍乡报道
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
有梦想就去追逐!!!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